Cold_凉

cn王凉/泺莩,主混aph和凹凸,吃or产各种乙女向和全员向
是个只会谢谢谢谢的话废嗯(。

#一个梗


认为自己是小透明的人里有的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完全复制”
就是在其他网站上用“你”的账号和说话方式,然后盗取你的所有说说文章以及图片,并凭借这个出名然后成了网红
也就是说,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某个自己完全没接触过的网站上的大佬

















醒醒吧,包工头叫你起来搬砖了

存个图

这次如果手书再坑我就可以放下一切专心学习了(。)

所以不能坑,学习,我生命中最恐怖的两个字

猫耳金(。)

p1是加了线稿的
p2是滤镜……
然后p3是去了线稿的(。)
最后一p是线稿……

试着用了更细一点的线……感觉比以前好看了……大概

至少线稿更好看了啊(什么)

【APH/乙女向】天使

#友情客串:念离(小明)

#也不算男你……但是我不要脸

#真·天使

#天使组乙女向(假的,不存在的)


上帝是存在的吗?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但我知道天使是存在的。我没有见过天使,但有人见过。

我的朋友——念离。

事情的起因很是普通,她像往常一样走在街上,像平时一样踩着树影,云也还是普通地飘在天上,那条中世纪风格的小巷子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像很多童话故事里的剧情一样,她仿佛被什么魔力所吸引,那股力量将她引向了那条她只走过一次的巷子里。午后的小巷很是美丽,小鸟在屋后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阳光星星点点地落到地上,路上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根被阳光照地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的柔软洁白的羽毛。羽毛好像是什么鸟类的,但那里的鸟没有那么大的羽毛。

“当时就像是神在指引着我,我鬼使神差般地捡起了那根漂亮的一尘不染的羽毛……然后你猜发生了什么?”

“ummm……那个天使出现了?”

“对!我想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场景……”

那根羽毛开始发出柔和的淡金色的光芒,四周都被笼罩在其中。光不久便散去了,而当光散去之后,念离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不,应该是天使。

那个人长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色的光,金色的睫毛下有一双祖母绿的瞳孔,正直直的望着她。

“他长着一对白色的翅膀,穿着白色的……裙子?双手抱臂飞在半空中,笑的很温和。他绝对是从国外来到这里的天使!他长得很好看……除了眉毛太粗以外。不过那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哦,他出现了。然后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他跟我说……”

那个天使开口了,他的声音就像大提琴所发出的音调一样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这位小姐,如果可以,能否把那片羽毛还给我吗?”

那个天使对她说。

而念离还是沉浸在惊讶之中,根本发不出什么声音,那个天使似乎是因为半天得不到回答,便朝念离笑了笑,说:

“当然,如果您不乐意的话,也可以把它留着当个纪念,只不过今天的事还请您不要说出去……可以吗?”

“然后呢?”

“我答应他了啊。”

“再然后呢?”

“再然后……他就消失了啊!”

“……等等,那根羽毛呢?”

“啊!”

她在自己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下,然后把故事里那根“天使翅膀上的羽毛”拿了出来,

“在这里,你看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使的羽毛,这上面没有任何魔法的气息,”

我叹了口气,然后凑过去给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但我选择相信这个故事,因为它发生在你身上。我知道,你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我说谎。”




当我记叙完这个故事时,其余的人都已经站起来唱赞美诗了。

我不信那些,因此只是坐在教堂副厅的最后一排,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有些近视所以看错了的缘故,最前面的教父似乎不是昨天我来时看到的那个了,成了一个浅棕色头发的外国人。

而他的背上,似乎隐约可以看到一对翅膀。

                                 2017年8月17日

                                              王凉

就一个很神奇的梦……就当是记个梗吧(什么)

【凹凸/男你】那只名叫“布伦达”的猫(雷狮x你)

*乙女向注意
*可能会ooc
*用了一下旧设的名字……嗯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就开始咯?










它直直的看向你,那双晶紫色的瞳孔里仿佛充满了不屑与厌恶,还没等你有所反应,它就甩了甩蓝灰色的毛发,向巷子深处走去了。
你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跑向它消失的地方,没跑几步,就看见身上沾了血渍的它摇摇晃晃的倒在了一片阴影之中。

这大概是你第一次见它。

你把它抱回了家,为它清洗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
对于他的事情你其实早就略有耳闻,他经常领着三只猫去搞破坏,抢小孩子的糖果,但谁也捉不住它们,所以人们一看见这几只猫就躲得远远的一副,生怕他们对自己做什么的样子。
所以当他扑上去撕咬那几只围住你的狗时,你是很吃惊的。

“恶猫JIA改行了?!”

人们叫它JIA,是因为他曾经在头上绑了一条写着“JIA”的头巾,但不久那条头巾就不知所踪了。

你低头看了看已经睁开眼睛的JIA,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JIA?头巾?这不就是旧设的那个没船的嘛!”

你伸出手在它面前晃了几下,确定它不会咬你后,才摸向了它的后背。

“要不然……就叫你布伦达?布、伦、达?怎么样?”

它看了你一眼,然后扭了扭身子,在你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就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大概是默认了吧?”你这么想。

布伦达可能和正常猫不一样,别的猫都是见水就跑,它倒好,恨不得天天扎在公园的荷花池里。
你看它天天泡在水里,怕它感冒,就自己动手做了条小木船,把它放在里面,然后把它和船放进水里,往中间猛的一推,它就坐在船里慢慢的飘走了。

你:“布伦达你等我!我一定会去救你的!你在外面也要想我啊!!”
布伦达: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布伦达几乎不怎么在家,每天早上出去,半夜才回来,有时身上还有一股子烤串的味道。
“你出去偷吃为什么不带我?”
它看着你逐渐靠近的脸,伸出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堵住了你的嘴。

它会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用自己软软的肉垫轻轻地拍几下你的脸颊,然后舔掉你的眼泪。
它会在你去逗别的小猫小狗的时候把它们打跑,然后用尾巴缠住你的脚踝,把头放在你的小腿上蹭几下,发出几声甜腻的猫叫声。
它喜欢卧在你身上假寐,然后时不时悄悄的看你一眼,接着就用自己柔软粉嫩的舌头轻舔一下你的嘴角,然后在你捂着嘴叫它“小流氓”的时候,再次闭上眼睛,用尾巴轻轻扫过你的手臂。

“有猫还要什么男朋友?”

你这么说着,又抱起布伦达,把自己的脸埋进它柔软的肚皮里,狠狠的蹭了几下,而它也用爪子拍了拍你的头,然后用后爪蹬开了你的脸。

“有猫就不要男朋友了?嗯?”
他走向刚从卧室出来的你,在你后退之前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腕,然后把你推到墙上,低下头慢慢的靠近你。

“我叫雷狮,不是布伦达,也不是JIA。”

“我可是看上你很久了,要跟我一起去看星辰大海吗?”

“虽然这么问了,但是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知道了吗?”










大!猫!猫!
(((o(*°▽°*)o)))

【凹凸/男你】狗狗和花(佩利x你)

*乙女向注意
*ooc有
*感觉写的很乱…如果能看懂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能接受的话,就开始了哦?














佩利不是狗,但因为各种原因,他被同在雷狮海盗团的帕洛斯称为“狂犬”。

总之就是被当成了狗。

那么言归正传,像佩利这样的人,怎么看都只是个热衷于打架且不解风情的狗狗,甚至连金毛都比他强……
所以当他捧着一束满天星敲开你家门的时候,你是非常惊讶的。

“送我的?”

他看到你疑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笑的更开心了,他把花塞到你手里,然后伸出手揉了揉你的脑袋。

“那当然啊!毕竟我只有一个女朋友,不送你送谁啊?”

你觉得佩利今天有些可怕。

有情商的佩利,太可怕了。

你:最近流行养金毛???

不过吐槽归吐槽,你还得好好反省一下,佩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毕竟他可不是会说出那种话的狗……呸,人。

你这么想着,把花放进花瓶里,佩利很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用眼睛直直的盯着你。

就像在看猎物一样。

你被他盯得心里发寒,就走到他旁边,撩起他额前的头发,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你、你干什么啊?!”

他就像受惊的小狗一样红着脸往后退了一点,好让自己的额头与你的分开。你直起身子,在他旁边坐下,嘟囔着说:

“这也没发烧啊……”

佩利先是愣了一秒,然后生气地背过身去。

“你才发烧了啊!”

你见他生气了,正在构思安慰他的话,就见他把头往回偏了一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你。

“那个啥……能不能陪我出去一下?”
“遛狗吗?”
“都说了老子不是狗!!”
他超凶的朝你吼了一句,然后语气又软了下来,
“……就一会儿,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的。”

“嗯……”
你皱起眉毛,装出一副“我好像没时间不想去”的样子,然后在他失望地转回头时才又笑着开口,
“……好吧,不过浪费我的时间的话就要穿上裙子来补偿我哦,佩佩?”

佩利打了个冷战,毕竟你口中的“补偿”可是很丢人的,比如把照片上传到网上,比如穿着裙子陪你出去……

“所以到底要去哪里呢?嗯?佩利?狗狗?”
你把手在发呆的佩利面前晃了晃,问他。

“我才不是狗!!”

他“嗖”地一下站起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丝带,然后用丝带蒙住你的眼睛。

“来,我背你去啊。”

你慢慢爬到了他身上,
“好了,走吧……!!”
还没等你说完,他就站起来跑了出去,临出门时还一脚把门给踹上了。

你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耳边风呼呼吹过的声音和佩利的呼吸声,在你还在发呆的时候,佩利已经停下来了。

“好了!到地方了,来你下来看看啊。”

你从他身上跳下来,拍了拍手,然后摘下了那条一直阻碍着你视线的丝带。

然后你看见了一大片的花树。

紫藤萝的花顺着枝条渐次开放,淡紫色的花瓣从树上落下,轻飘飘地落了一地,把四周都染成了一片柔软温和的紫色。

你们就站在花树围成的空地上,脚下是大片的紫色花瓣,你刚想回头问佩利这是什么情况,头顶就被戴上了一个圆圆的东西。

“……花圈?”
“什么花圈啊!这是花环!”

他瞪了你一眼,然后伸出手把你搂进了他的怀里。

“我也不懂那些有的没的,反正就是发现了这地方后就有一个想法。”

“我想带你来看看。”

“我想带我媳妇儿来看看。”














你:也就是说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想让我陪你看花的生殖器官?
佩:??什么玩意儿???

【凹凸/男你】那只名叫“骑士”的猫(安迷修x你)

*乙女向注意
*(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写凹凸……
*所以可能会ooc

如果能接受的话……那么,开始咯?









你第一次见到它是在一个小巷子里。

那只猫长着浅棕色的毛发,蓝绿色的瞳孔干净的一尘不染。

它乖乖地蹲在那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里,听见响动后便发出软软的一声喵叫,然后探出头来,直直地盯着你。

你怕惊到它,就停在了原地,像它盯着你那样盯着它。

它见你没有动静,就抖了抖耳朵,从箱子里翻出来,走到你旁边,用尾巴和身子磨蹭你的小腿,然后发出讨好似的“喵呜”声。

然后你就沦陷了。

当日那只猫就住进了你家。

“ummm……给你取什么名字呢?”

那只猫歪头看了看你,然后低下头开始舔舐你的手背,它认真的模样让你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绝对不可能见到的人。

安迷修。

“安迷修…安没马…最后的骑士…骑士…”

你低下头思索着。

“对!骑士!小猫咪,我以后就叫你骑士,好不好?”

“咪呜~”

它仿佛能听懂一样,冲你点了点头。







骑士不像别的猫那么怕水,每次洗澡之前都会乖乖的在旁边等着,不用你费心去抓它。
不过它似乎有些害羞,每次都低着头不肯看你,洗完之后就躲到角落里,用爪子捂着自己的脸。

骑士不挑食,几乎什么都吃,某次你出去吃烧烤时它还用爪子抓抓你的裤脚向你讨食。
不过它好像特别喜欢巧克力,在它第七次把同学送你的巧克力从料理台上拨下来后,你十分无奈的抱起它,让它面对着自己,对它说:
“猫吃巧克力可是会死的。”
它眨了眨眼睛,然后伸出淡粉色的舌头舔了一下你的鼻尖。

它会在你因为书中的剧情而流泪时凑到你旁边轻轻舔舐你的眼角。
它会在你半夜出门时跟在你的身后。
它会在早晨闹铃响起来后过来用身子蹭你的脸颊。

而你也是日复一日的在网络上炫耀自家的猫,吹着那个拿着凝晶和流焱的骑士,然后prpr太太们产的粮。

今天也在被猫撩。

今天也在喜欢你。

你不禁想象着自家的猫就是那层次元壁后那个棕发绿眸的骑士,会突然有一天变成人类然后牵起你的手,对你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
然后又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好笑,一边说着“次元壁怎么可能会破嘛”一边抱起骑士开始了新一轮的吸猫撸猫。

次元壁不会破的。

但猫可能会变成人类。

所以在你打开门看见那个在手机上见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身影时,你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眼花了,把猫看成了人,第二反应才是激动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人看见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向你走来。

将双剑放到左手上,单膝跪下,用右手牵起你的左手,然后落下一吻,才抬起头,用那双宝石似的绿色眸子注视着你。

“小姐,您好,在下安迷修。”
“如果可以……请称呼我为……”
“只属于您的,最后的骑士。”







啊……安迷修他,真好啊……
没有恶心帅,就普普通通的骑士先生
(´・ᴗ・`)

#意识流的小段子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会在本子上翻到没发过的东西啊……




你见过天使吗?
我见过。
不是那种长着布满羽毛的白色翅膀头顶光圈的安琪儿,是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小伙子。
他有一头干净利落的浅棕色短发,鬓角有一撮头发向上卷起,走路时一晃一晃的,有时一阵风吹过,那撮头发就向风吹过的地方倒去。
他的手很巧,会做很多东西,那双手可以拿着锅铲做出味道最纯正的意/大/利菜肴,也可以拿着画笔,将所存在的、所不存在的一切,记在画布上 。
他有着世界上最可爱的笑容,他经常眯着眼睛,对别人展露笑颜,问着:
“要来点pasta吗?”
请允许我将手中的玛格丽特献与您,愿光芒一直笼罩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