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_凉

cn王凉/泺莩,主混aph和全职,吃各种乙女向,目前正在向无产阶级进发……



我可能是个假画手:)


列表都是大佬都不吃不产乙女向我…
QQ:
3076573557
求k

一个真实的故事

嘟嘟: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不光要讲还要写出来贴在安琪拉的脸上

FFF团的胜利

别看了
今天的王凉依旧什么也没有写
∠( ᐛ 」∠)_

关于热度和粉丝问题

江阳流花_:

#至仍在坚持写作或一直看文的你们
  
  
  
  
  
  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曾不止一次的看见有写手说过这样的话:“我写文只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热度什么的不是太在乎。”
  
  但仔细想想,写手是真的不在乎吗?真的会有人相信他们这样的话,然后为了自己一时方便或是什么不去按下那颗红心吗?
  
  如果前者有人告诉我是,我会肃然起敬然后给他鞠个躬,这是很多人都达不到的一种境界,希望他能一直拥有一颗对喜欢的事物如此热情的心。
  
  如果后者有人告诉我是,我真的会很气愤的给你他妈一套素质三连的。
  
  我不太会说话,写文的水平也不高,所以这篇文章可能会有些语无伦次,但还是想说一说文手与热度的关系。
  
  
  
  说热度是文手写作最大的的支持,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有的人可能羞于表达自己对于这篇文的喜爱之情,有的人可能不善言辞怕破坏这篇文的意境,你不留言没关系,但你大概看见过下面那个没有被你点亮的爱心吧。
  
  喜欢这篇文章,请点一下那个爱心,它点亮了很好看,给写手的心添了一分色彩。
  
  只有写手才能知道,看见Tag里那些高热度的文时自己有多么羡慕,但还是要坚持写作,看着红心旁不多的数字自己心酸。
  
  只有写手才能知道,原本是十分受欢迎的太太大手,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文热度一点一点下降,心中到底有多么黯然。
  
  只有写手才能知道,当一些质量不如自己所写的、却因为哪里看起来很朗朗上口获得了很高的热度的文出现在热门里,打开写作软件时热情又被扑灭了多少。
  
  求你了,点个红心吧,如果你喜欢,你再点个蓝手,随便留个评。
  
  
  
  我看着自己几千粉丝文却只有一百多热度时,真的私下里想过很多次到底还适合不适合活跃在这个Tag里。
  
  我现在有点后悔对你们说了我会一直在这样的话,因为我觉得我有点懒惰了,想要离开了,因为没有动力——以热度来说,多说也只有一百个人在看我的文——我只能看到这些,更多的支持,你难道想让我从浏览量里找吗。
  
  
  
  没有热度的文手文笔再好也很难坚持下去,好文手很多,且看且珍惜。
  
  
  
  我自己看见过很多谈论关于文手与热度关系的文章,但自己写不好,也懒得写了,大概再说几句,收了笔填了坑,再仔细斟酌一下到底是走是留。
  
  
  
  一些想对粉丝说的:
  
  你的热度推荐与评论就是文手的动力,不用担心自己的话那么不招人喜欢,只要不是太过分你就算是在文手每次发文时“啊啊啊啊啊好甜啊呜呜呜呜呜呜”文手也很开心了。
  
  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要赶紧提出,错字病句发现了也要告诉文手,怕文手尴尬就私信悄悄对我说,要么一直在那里挂着,文手自己发现了后只会感觉更尴尬。
  
  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要因为文手的亲和就好像你们已经熟络到开什么玩笑叫什么外号就行了的程度,注意你做事说话的分寸,突然不再理你也是有理由的。
  
  与上条相似,不要得寸进尺,文手回复你或不回复你是人家的自由,做了什么错事要赶紧道歉,更不要说什么大大欺负小透明仗着粉丝多的话。
  
  你他妈那么过分,对啊,我就粉丝多了怎样,我就草你妈了。
  
  
  
  写的乱七八糟的,但大概心声就是这些了。希望看见的你们能思考些东西。
  
  
  
  还是那句话:热度与评论是文手最大的动力,好文手不多,且看且珍惜。你没什么能替人家做的大事,点颗红心留个评总行。

出去玩了几个小时回来发现喜欢我写的东西的人还不少

我…

突然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个画手

不过开心是真的,只不过表达不出来

谢谢大家

我爱你们♥

对话①

*除了aph里的稍微可以把握一点性格以外剩下的人我完全…
*刚才的脑洞,对话流…大概
*ooc的话请见谅





“喂?”
“王杰希。”
“这么晚还给我打电话,是发生什么了吗?”
“你那里能看见天空吗?”
“啊,阳台上可以…怎么了?”
“我这里能看见北极星哦,你那里呢?”
“…没有,抱歉,看不到呢。”
“…那不如你来我这里吧?我这里可以看到呢。”
“是什么新的劝我转队兴欣的套路吗?”
“不…我只是在想,既然我们都是中国人那么有缘,不如你入赘我们家做个上门女婿?【背景:yoooooo——】”
“……你喝醉了?”
“没,我酒量好着呢。”
“……”
“嘛,大冒险,也是真心话。那么…晚安,杰西卡~”
【滴—滴—】
“什么啊…”王杰希放下手中的电话,低下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嘴角挂着一丝带着宠溺意味的笑,“真是,吓了我一跳…”
天上挂着一轮明月,在群星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我喜欢的人今天也那么好 ①

*本文寄托了我对比老米老成的或者年龄大的其他人深深的爱(è)意
*看之前请别忘了他是个AKY
*所以阳光啊温柔啊情商高啊这些都是看·心·情·的
*我是无产阶级的接班人:)



暗恋是什么感觉?

像有一片羽毛拂过心尖,痒痒的,但却无法触及

无法说出口,只因为害怕被拒绝

又或是不敢去承认

如果说出口,结局会是怎样的呢?

或许会从此更加疏远吧

但无论如何,既定的事实已无法改变

那么,喜欢的人是——

【阿尔弗雷德】

同样的名字写满了那张不大的演算纸,然后被笔尖上溢出的墨水涂黑,本就没写几道题的演算纸被它的主人揉成了一团然后抛到了废纸篓里

书桌前的女孩儿有些心烦意乱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重新看起本子上的题来,可没过多久就又发起呆来,手中的笔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在新的演算纸上又一次写下了那个名字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但无论如何,喜欢这件事,是改变不了的

你喜欢他说话的语气,那种能把找不到笔说得好像世界要毁灭一样的语气,很可爱,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把人们认为不重要的小事看得非常重要

你喜欢他的眼睛,他长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微微上挑的眼眶包围着晶蓝色的虹膜,那种好看的蓝,显得他的眼中仿佛包含着天空和大海

你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他的笑声很有特点,大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感觉,那种无所顾忌的样子,才更体现出他是个十八九岁的阳光大男孩儿,而不是一个呆板的老头子

喜欢,喜欢,喜欢着他的一切

他是你同桌的前桌

自从你发现自己的感情后,每天视线都不自觉地转向那边,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匆匆地扭过头,在心里谴责自己
你自以为对他的感情隐藏的很好,但谁知道你的同桌早就把你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了

“喜欢就去表白啊。”
“啊?”
“所以说,”阮氏玲敲了敲你的脑袋,接着说,“你喜欢阿尔弗雷德吧。”

本是带着疑问的话硬是被她说成了陈述句,毫无疑问,她肯定是早就猜到了,现在才和你说要么是终于证实了这个想法,要么就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怂。”
“喂喂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可这就是事实啊,因为忧虑,因为害怕,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所以一直把感情深埋在心底

暗恋

不知道为什么你想到了这个词,这个词用来形容你简直再好不过了。你这么想着,忽略了讲台上老师说的话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阿尔弗雷德站在讲台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最后一画,而后转过身推了推他的那副平光眼镜,然后走到你身旁

“那么,现在这道题你懂了吗,xxx?”他用食指敲了敲你的桌子,问到

“嗯…”你点了点头,“完全明白了!”

因为上课不认真听讲于是被课代表强制性留下来补课这件事你会到处乱说?

这种相处的机会你可一点都不想要,更何况本来和你一起走的林晓梅走之前还拍了拍你的肩膀说了一句好好把握机会

哦。

原来你也早就知道了啊!!!!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明白了就好,那我们开始做下一道题吧!”
“好的…”

他走到讲台上,拿起一根红色的粉笔,写下了三个字

【我爱你】

你感觉自己有些不好

“那么,”他用粉笔敲了敲黑板,“请把这句话改成逆否命题”

我的妈呀吓我一跳!!

受到了惊吓的你看着黑板,有些不确定的说:

“你不爱我…?”

等等这该不会是什么暗示吧?!!

“不是的,”他抬起手,在黑板上写下过程,“这道题,我们应该先把它变个形式。”

【如果有一个人是我,那么这个人爱你】

你有些惊讶,然后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就应该这样…”

他一笔一划地写着,你坐在下面,猜想着答案

他停笔的瞬间,你感觉自己这下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如果有一个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是我】

“现在,你明白了吗?”

男孩儿扭过自己的视线,夕阳照在他泛着红晕的脸颊上

“我对你的心意。”

我可能上了个假学校吧 (一)

#以后就拿这个混更好了…
#大概是日常,无cp但多了个我
#ooc的话…就凑合看吧´_>`
#乙女向…大概,不吃的请自行避雷
#这里小凉,请多指教☆



1.
我现在感觉我当初接到通知书后屁颠屁颠儿地来这儿上学就是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我经常,不对,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跟不上周围人的脑回路

2.
比如一群男生在和学校的五流氓之一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玩抽皮条,就是猜拳,输了的被别人用两根手指抽手腕的那种
然后伊万输了
然后路过的阿尔弗雷德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狠狠地抽了伊万一下之后光速逃走了

3.
伊万:???

4.
“报告!”
“进来吧,现在的学生啊动不动就来开请假条…小同学,你咋地了啊??校园暴力?!”
“hahaha我只不过是跑步了时候扭到脚了而已hahaha…”
“是啊是啊老师他不过是作了个死逃跑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扭到了脚然后被后面追上来的布拉金斯基同学用水管敲了几下——而·已”
“……”
医务室的老师觉得自己可能要心脏病复发了
虽然自己并没有得心脏病

5.
悄悄说一句,某个姓琼斯的小伙子
真不轻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不然你以为是谁把他给扶到医务室的
【摊手】

6.
说真的,其实我觉得林晓梅特别八卦
“唉唉唉过来过来,我和你讲啊…”
“别,我不听,我不八卦,我一点儿都不好奇”
“……其实嘉龙他啊…”
“啥啥啥???小香又咋地啦?!”

7.
我这人一点儿都不八卦,真的
一点儿也不
……
好吧其实有那么一点儿…

8.
我听见普爷特别认真跟伊莎姐说:“其实吧我觉得你有时候也还是挺有女人味儿的”
伊莎姐瞟了他一眼说:“你可拉几吧倒吧我有没有女人味儿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你个傻逼玩意儿”

9.
小少爷:“其实我觉得他说的也没错,你的确挺有女人味儿的…”
伊莎姐:“哎呀真的吗?讨厌你这么说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10.
自从来了这个学校以后我一直有一种感觉,我可能是个后宫游戏或者动漫的主角
男主角
天天一群漂亮姑娘围绕着我说说笑笑什么的
简直就是天堂啊——

11.
“醒醒吧你看你身份证上写的性别女”
“闭嘴王嘉龙,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Norah喧哗:

在之前买的某眉毛语杂志上发现的。【虽然配图没有想象中那么帅,但依然不知为何很兴奋】

#2016英生贺(其二)#

微风吹过,吹响了清晨的闹铃。

他睁开那绿色的双眸,金色的眼睫轻轻地颤了几下。

他起身看向窗外,恰好的阳光照了进来,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片红晕。

不经意间翻开小小的日历,一点红色映入眼帘,只听见身边妖精的轻呼:

【啊呀呀!亚瑟,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看着上面小小的红圈,圈住的正是今天的日期。

他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吃了简单的早餐便出了门,好像他毫不在意那个对他而言,对整个大/不/列/颠都非常重要的特殊的日子。

到大本钟前眺望了一下天边的红云,装作没有听见妖精的低语,他径直走到了另一条路上。

漫步在清晨的泰晤士河旁,阳光随意地洒在身上。河中的倒影,难得的映出了身旁那些小小的妖精的影像。看着那些小家伙开心的模样,他也终于露出了微笑。

一阵微风吹过,吹乱了他沙金色的头发,他张了张嘴,轻声说:

【早安,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