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_凉

是的王凉本人没错,更新随缘。
主混aph和刀男,其他什么乱七八糟都混(大概
吃or产各种乙女向和全员向
吃cp向但不会产粮的嗯
挖坑不填爱好者(。)

【限定首尾】没什么意义的练笔(1)

而今我已忘却他的容颜。

只是记得他是那么温柔,冲我轻轻地笑着,然后伸出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我头顶的发,然后薄唇轻启,唤着我的【名】:

“灵,到我这里来。”

他将手中的长剑一挥,斩去前方的邪祟恶灵,又转身伸手捂住我的耳朵,把身子挡在我前方,等着秽物散去,才放下手,牵起我向前走去。

“这不是你该经历的。”

我尝试过摆脱他,一次,我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一片碧蓝的大海,海水里有我从未见过的东西。它们发着光,淡淡的蓝色的光芒,周身轻软透明,看起来比云朵还要轻。我被它们吸引,刚想要过去触碰,其中一只就向我过来。它轻轻的游动着,游到了我的脚边,软软的身体似乎碰一下就会碎成一滩流水,然后流回大海的中心。我想要伸出手将它捞起来,可刚抬起手,就被一个人向后拽去,我抬起头,看见了他。

“这个有毒,可不能乱碰啊。”

他这么说着,冲我笑了笑。

啊啊,这可真是个讨厌的人。

我曾一度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可到了最后,回过头时才发现他一直跟在我的身后。那些我认为束缚着我的东西,不过是表面的投影,而他则站在投影后面,默默的关心我、保护我,和爱我。

我也因此讨厌过自己,因为我实在是太爱他了。如果不是有我,他一定可以活的更好。我尝试用各种方法来让他抛开我,不论是劝说还是故意做让他讨厌的事,或者是不分场合的捣乱、闹情绪,以及主动离开他。

但是就算如此,他还是对我那么好,我讨厌他他会伤心,但他不会放弃。我闹脾气,不分场合的给他捣乱,他也从未生过气,只是把我抱在怀里哄我,将重要的事情一放再放。

“什么都没有你重要。”他跟我说。

如果我要离开,他就等。

等到我想他了,他就用最快的速度,去把我找回来。

他对我太好了,所以我讨厌他。

因为我讨厌我自己。

跟他相比,我实在是太过渺小,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下我,我既不是第一个被他创造出来的,也不是最完美的。他完全可以重新开始,只有完美的存在才能站在他身边,因为他就是完美的。

他是人们的神。

他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就连那些强大的妖族也敬畏他,要礼让他几分。

而我则是一个废物。

我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天生就不能使用法术。所以,我只能练习那些武术,才能勉强站在他身边。

如果没有他护着我,我不管怎么走都一定会坠入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然后,突然有一天,他不见了。

我到处都找不到他,就好像他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但那些他留下的东西都在告诉我,他存在过。

他的旧友说他迫不得已才从这里离开了。

“他太厉害了,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范围,所以天道带他离开,然后领他到了别的世界去。”

“……死了?”

“想什么呢你!是离开这个世界,不是死了!”

那个旧友,是一只狐狸。

从那开始,那只老狐狸就一直教导着我。

他把我带到了他的领地,教我妖术,但我学会了却不能使用。因为我没办法使用法术。

他告诉我,说那个人跟他男人跑了。

啊,估计就是那个老是来找他的男人。

我就知道。

不过,至少能说明他是真的被别人带走了,而不是抛下我走了,或者走了。

虽然他抛下我会更好。

然后时间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也想不起来他的声音,包括他的一切,我差点就以为他根本从未存在过,但是我却是真真正正的在向他的方向去努力、去改变。就算过去了那么久,我还是在寻找他,他是我心中唯一的信仰,是我一直以来前行的动力,就好像无边黑暗里的一点亮光,虽遥远,却给予我希望。

我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你。

——————————————————

这个算是陈年老坑了吧……半年多前的坑终于勉强填上了。

【黑遍全联盟】真当王杰希不要脸的啊???


#ooc有,请见谅

#我真的不是黑,真的

#意义不明的产物……






1.

知道王杰希的都知道他是大小眼。

玩荣耀的都知道荣耀可以导入照片生成人物外貌。

所以你们大概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对,王不留行的眼睛。

因为事关王杰希的个人形象以及微草的形象以及同人太太们和官方周边的形象和balabala各种原因反正这个王不留行吧,他搞开了特殊化。

这个特殊就特殊在眼睛。

你想啊,别的账号卡都是两只眼睛一边大,只有王不留行眼睛一大一小,这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啊。人家肯定会说他们荣耀官方偏袒王杰希,给他搞特殊化,再往大了说,就是王杰希靠走后门弄了个长相独一无二的角色,然后他的迷弟迷妹们为了接近偶像一个个开始p图,然后刚玩荣耀的小朋友周末好不容易打开电脑登上游戏结果被满屏的大小眼给吓退从此对游戏有心理阴影决定好好学习长大成为ceo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等等我好像说歪了???

2.

反正就是这个王不留行吧,必须得两只眼睛弄成一样大了。

但是有人不同意。

你想,王杰希的唯一一个特点就是大小……等等王队我错了!!!还有魔术师的打法!!!

……

反正不管怎么说,王不留行作为王杰希的账号卡,至少得像王杰希才行吧。

所以就有过激先进分子开始想方设法地想把我们王队的眼睛变成一样大小的。

其中,最为积极的,果然还是要数我们可亲可爱的蓝雨剑圣——黄少天了。

3.

“所以我都说了想要搞特殊化那是不行的你们到底懂不懂啊要是懂了就给我吱个声儿啊你说说你一天到晚能不能多说两句话balabala……”

“……嗯。”

会议室里,黄少天正和周泽楷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哈哈哈黄少天和…哈哈和周泽楷…正哈哈哈进行辩论……

(行了啊你别笑了好好念旁白)

好好好,我好好念…哈哈黄少和哈,和小周,哈哈哈……

(【白眼】)

咳咳!!

就是,黄少天正在和周泽楷进行着友好并且异常激烈的谈话 ,而谈话的内容……就是刚才说的,王不留行的脸。

“balabala……所以说你到底懂没懂我的意思?!”

“嗯……”

周泽楷认真的回想了一下黄少天的话。

“……懂了。”

“所以说嘛你根本就不傻而且还有点儿算得上聪明你说说你长得也还不错就是话有点少诶对了说起这个你以后能不能多说点话啊你看看你balabala……”

“……”

周泽楷:……想打人。

4.

“所以说——”

江波涛忍着笑拉开按着周泽楷肩膀和他畅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的黄少天,然后把自家队长护到了身后。

“黄少把我们叫来,主要是想说什么?”

“……什么?!原来我说了那么半天你根本没听进去吗那我说了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你说说你……诶呦,队长你打我干嘛!”

“少天,闭嘴。”

“哦……”

黄少天:我超委屈的。

5.

“也就是说,黄少你是想把王杰希拉到整容医院把眼睛整成一样大对吧?”

“哈哈哈小卢你不愧是我亲传的弟子,就是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黄少的话很好懂嘛!”

“哈哈哈你果然是天才啊!”

呸,商业互吹。

6.

王杰希现在有点想报警。

当然了,如果你早晨起来发现一大一小两个黄毛准备扒开你眼睛动刀子的话估计你也会报警。

“……你们两个终于疯了吗。”

“别这样啊王队,你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就牺牲奉献一下自己的双眼这不是很好吗对吧对吧对吧小卢?”

“是啊是啊,您就听我们的把眼睛弄一下就好!”

“……滚。”

7.

然后黄少天和卢瀚文因为夜闯民宅被抓进了公安局(划掉)。

8.

冯主席觉得自己有点脑子疼。

就在刚才,王杰希打过电话来说了关于给房间门上锁和禁止人身攻击的问题,左弯右拐说了大半天,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请他尽快制止以黄少天为首的想要修改他和王不留行眼睛大小的智障人群并给予一定处罚。

但是这怎么管得住啊???从打死黄少天开始吗???

但是这样的确不行,如果就这样放任他们的话,估计以后事情就会越来越大,说不定过不了几天荣耀日报上登的头条就是 “蓝雨微草真人PK!” “微草队长暴打蓝雨剑圣的原因竟是——” 这样的话题了。

冯主席越想就越觉得浑身难受,干脆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9.

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了。

大概。

如果忽略黄少天加训一个月这件事的话。

什么?你问为什么只有黄少天加训?

哦,因为他是主谋。

当然啦,我们宽宏大量的王队肯定不会那么小气。对于这件事,王杰希表示:没关系,把黄少天打个半死就行了。

看看,多么仁慈,居然放过了卢瀚文!!!

(可能因为小卢还是个孩子。)

好了你闭嘴吧。

10.

这条送给张新杰。













对了,最后感谢提供本次事件始末的叶修同志对本节目的大力支……

(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录完我还要回去打游戏呢。)

“……啧。”

【凹凸/男你】关于我被卖给魔王这件事(雷狮x你)(大概)

#本来打算赶一下生贺的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手机里没有卡……

#应该有同系列的文(比如卡卡)

#失踪人士回归(然后长弧)

#下面正文↓   可能ooc请见谅



1.

  你是一个人类。

  一个很普通、很普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类。

  现在,你正在进行授封仪式。

  关于——讨伐魔王的勇者的、授封仪式。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授封仪式之前还有小道消息说这次勇者是第一骑士团的团长安迷修,结果到了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开始授封仪式的时候,本来在家里安安分分背书的你却收到了要去皇城进行授封仪式的通知。

  你:???

  所以一脸莫名其妙的你就被莫名其妙地拉到了皇城并且莫名其妙地觐见了国王然后莫名其妙地进行了授封仪式莫名其妙的成了去讨伐魔王的勇者。

2.

  勇者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上路。

  所以安迷修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同前往。

  “虽然骑士团团长能和我一起出发什么的我很高兴啦……不过……”

  你指了指后面哭倒一片的女性,接着说:

  “我觉得您应该先管好自己的女粉丝,然后再陪我比较好……”

  “?!原来我也有女粉丝吗?!”

  “是啊。”

  “有,有十个那么多吗?”

  “比那个多多了好吗???”

3.

  于是勇者丢下了过度兴奋的骑士一个人踏上了旅途。

4.

  魔王已经存在近百年了,虽然每年都有勇者去讨伐魔王,但魔王还是活着,倒是那些勇者,没几个能活着回来的。

  但就算是这样,每年争着去当勇者的人还是不见少,好像当勇者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似的。但如果你仔细看竞选名单的话,你就会发现——

  这 些 人 都 是 女 的 !

  至于原因嘛……也不过是一个很少见的从魔王手下活着回来的金发少年把魔王的画像“一不小心”丢在了去皇宫的路上然后被研究复制术的小商贩捡了回去接着批发到了市场里罢了。

  什么?你问我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

  还不是因为这个魔王

  太 他 妈 好 看 了 ! ! !

5.

  至于具体有多好看就不细说了,毕竟这个故事主要讲的是勇者打魔王而不是魔王的脸(。

  不过每年皇室可都是会认真挑选勇者,有足够能力的人才可以当勇者,所以绝对不会出现让青春期的小姑娘去送死的事,但是今年……

  你:“难道我比安迷修团长还厉害???”

6.

  临行前,皇室占卜师雷德勾住你的肩膀和你唠了三个小时,就在你都快忘记自己是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话锋一转,很严肃的对你说:

  “小不点儿,你以后要是想家了,就回来吧,我们国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说完他还别过头吸了两下鼻子,一副很舍不得你的样子。

  “那个……占卜师大人,我会活着回来的,一定!”

  “……那就算了吧,我就是作为代表意思意思跟你道个别,至于回来……要不你还是别回来了吧。”

  ?????

7.

  一个人去讨伐魔王是件很辛苦的事,因为你不光要赶路,还得耐得住寂寞。

  不过还好,你的运气不算太差,在路上还结交了一位精灵朋友。这是一个很冷漠的孩子,每次都在你快被魔兽打死了才动手救你,然后用一个大治愈术把浑身是血的你瞬间治好,之后就站在你旁边,等你爬起来继续赶路。

  所以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8.

  反正一路上你们两个(特别是你)经历了不可言说的千难万险,终于来到了魔王所在的……船上???

  “所以说为什么魔王会在船上啊?!”

  “没有为什么。”

  “呜……卡卡你好冷漠啊,你真的是精灵吗?”

  走在你前方带路的精灵少年身子微不可及地怔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当然。”

9.
  因为作者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所以就直接把最想写也是最擅长的部分直接写出来好了 (*°▽°)ノ















  你看着前方坐在椅子上的人,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魔王。那人看样貌至多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完全没有魔王的样子。你刚想上前,就被一股力量给压制住,不能动弹半分。

  那人抬眼朝你这边瞟了一眼,然后勾了勾手指。

  “过来。”

  声音带着魔力越过偌大的主厅,传到了你的耳朵里。这声音好似被施了梦魇的法术,让你不自觉的想要过去。若不是那股莫名的力量一直压制着你,估计你早就自己走过去送死了。

  就在你还在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人从你身边飘了过去。

  “大哥。”

  一路上陪着你的精灵少年此刻正往魔王身边飞去,本来发着淡光的翅膀已经变成了魔族才有的双翼,不管是头上的幼角还是身后的尾巴,无一不表示着他现在的身份——

  年幼的[恶魔]。

  从认识就没和你说过几句话的少年此时终于有了与平时不同的情绪,你虽看不到他的脸,但从他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里,你听出了他在期待着什么。

  是终于见到自己尊敬的人了?还是终于回到这里了?你无从得知,你只知道一点,就是自己被这个人,不,这个恶魔,骗了过来。

  不愧是魔王身边的人,真是厉害啊……

  “我觉得,您还是先解开禁制比较好,不然她……可能连动都动不了。”

  “……呵,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

  魔王举起权杖,将顶上的宝石指向大厅的一个角落。紫色的电光瞬间越过你的肩头打在了地上。

  “……诶?”

  那股压制着你的力量顷刻间消失无踪,你回过头,只看见一个黑色的六芒星阵正在慢慢变淡,变成紫色的光屑,然后消融在空气里。

  黑魔法阵……

  “好了,现在,你,给我过来。”

  这魔王的声音该死的好听,明明这次没有任何的魔力,但你还是情不自禁地向他走了过去。等你反应过来,你已经离他只有几米远了。

  “好了,现在,告诉我。”

  一直隐匿在阴影里的魔王终于站了起来,他扔下权杖,一步步走向浑身颤抖的你。这种距离实在是太过危险了,魔王只要动动手指头,你就能立刻化为灰烬。

  魔王走到你身前,弯下腰凝视着你的双眼。紫罗兰色的眸子里翻滚着魔力的波浪,他看着被魔力侵入了思维的你,勾起嘴角,说出了那句没说完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
  “勇者小姐。”
















  “所以说当时为什么卡米尔能伪装成精灵啊?!而且连能力也一模一样!”

  “哦,你说那个啊。”

  雷狮先是低下头假装思考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笑着对你说:

  “因为他是混血啊。”

  “什么???”

  雷狮看着你满脸懵逼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他抬手在你脑门儿上弹了一下,看着你一边喊着“雷狮你要死啊”一边捂住额头眼角还疑似有泪花的样子,雷狮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啊?!有那么好笑吗?!!”

  你抬起头瞪他。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所以说你还真是笨啊,连混血都搞不明白。卡米尔之所以能变成精灵,是因为他本来就是精灵啊。”

  “什么意思?”你不解。

  “意思就是说,他有精灵和恶魔两种血脉,能力够了自然就可以随意改变了啊。”

  “可是……”

  “别可是了。”

  高大的男人向你压来,强大的气场压得你根本不敢动弹。

  “所以说,明明我才是魔王,你却一直在说卡米尔的事,对我来说,有点不公平吧?”

  “那么。”

  雷狮凑到你耳边,声音里带着笑意。随着话语呼出的气息扫过你的耳廓,估计是早就想好的话传进你的耳朵里:

  “准备好补偿我了吗?勇 者 小 姐 。”








  然后这个一千八百多岁的老男人搂着你睡了一下午(。)

【凹凸乙女向】尝试无果(引子)

*又是一个(可能不会填的)新坑
*似乎是格瑞x原女的乙女向短篇
*但其实都是意识流段子
*我终于抛弃学院设改偶像设了……

  
  
   “所以……我要离开这里了,我的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想扔掉或者卖掉都没关系……”
  

“以后……有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啊,不过我留了大家的电话,你们也可以打给我,我……有空的时候,会接的……大概……”

  
我这么说着,向他们挥了挥手机,然后笑着拥抱了每个人。

  
——————————————————
  
我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客车的角落里,想着刚才那些人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没有哭,甚至没有为分别感到半分悲伤,就像小学毕业前的那半年,我不知道多少次去想象毕业那一天的场景,然后哭着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但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却和平时根本没什么两样。看着那些跟我呆了六年的同学和老师一个个泣不成声的样子,我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冷漠。

  
【啊,有点想笑。】

  
我当时那么想着,脸上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而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轻轻的勾起嘴角,像平常那样笑了一下。

  
【好累。】

  
我又变回原来那副看起来不高兴,其实是懒得做任何表情的样子。窗外的景物高速向后退去,普通人的视力根本跟不上它变换的速度,包括我。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我的眼泪一点一点从眼眶后面悄悄滚了出来,然后顺着我的脸颊掉到了领子里。

  
就像当时毕业的时候一样,我和所有人挥手告别了之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突然就流出了一行薄薄的眼泪。

  
但是却没有为分别而感到悲伤,相反,我还能感到一丝丝很细、很小的喜悦。

  
但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像而已,因为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些人的脸,和当初的释然不同,现在的我是真真正正的在为分别而难过,心里感觉很不舒服,除了闷闷的感觉以外,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空落落的感觉。

  
九月的阳光透过车窗照了进来,客车上并没有很多人,我坐在车的最后一排,早已泣不成声,但我还是低着头,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发出奇怪的声音来。

  
好让别人不看到我这幅样子。

  
即使作用微乎其微,但我还是尽力克制着自己,努力让自己的身子不再颤抖。

  
这一切都是那些所谓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
 
    
——————————————————
 
    
  我一个人来到了这座城市。
  
  
  我用手遮住了前方的太阳,好让自己的眼睛可以看清一点路。
  
  
  那辆客车的遮光效果实在是太好了,我在上面呆了整整一天,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现在一下车,哪怕我面前的是正在落下的夕阳,我也还是会被晃到眼睛。
  
  
  我是谁?我要去哪里?我应该干什么?
 
   
  这些我都不知道,但那些需要动脑子的事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我只是知道,现在的我,是真正的,从各种意义上的,自由的人了。
  
  
  我已经抛弃了曾经束缚着我的一切,我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开始新的生活,我所期望的,我的那些浪漫幻想,全部——全部都将在这里实现!
  
  
  不过,我想我需要先找一个能让我长期居住的地方,如果住宾馆的话,可能有点夸张,但我的钱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会所剩无几了。
  
  
  没人知道我为什么离开,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我知道,一切其实都是因为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否是正确的,但我想去尝试一下,哪怕我明白结果会很糟糕】
 
   
  这是[那个人]当初对我说的,而现在,我想再把这句话还给他。
  
  
  我想尝试一下新的生活,即使我早就知道这会很孤独,而且艰难。但我愿意尝试,因为我知道这一定会让我明白些新的东西。
  
  
  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样或许就能更接近[那个人]一些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迎接我的的怎么样的生活,或许我该知难而退,尽早回去;又或许我应该一直坚持,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应该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然后迎接接下来的每一天,毕竟,不论怎样,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哪怕是被乌云遮住,它也还是会升起。

有关雷狮他哥(太子雷)的事件

论为什么王凉能在凹凸学院活这么久的原因?

当然是因为从小和格瑞还有金这两个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家伙一起玩所以训练出来的啦~

【凹凸/男你】吹卡不积极,脑子有问题(卡米尔x你)

*乙女向注意

*可能会有ooc

*和前三个是同系列的……大概

*王凉,一个喜欢看修罗场,却爱写双向暗恋的家伙(。)






他大概是天使吧。

他长着一双海蓝色的眼睛,从里面看不到一丝波澜。而那双好看的眼睛却总是被宽大的帽檐所遮挡,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他其实并不是特别聪明,但他会想。他总是会想很多 比如今天的天气会不会影响海盗团的行动啊,今天商城里的东西有没有变更啊,每个怪代表多少积分,对手的弱点是什么……他总是在思考大大小小的事,而且他有着绝对的忠诚心。恰巧,也是因为这两点,他成为了雷狮海盗团的“军师”。

是一个冷冷清清的人。

是一个一直在努力弥补自己的缺陷的人。

“如果喜欢那就赶紧上啊!别来这儿影响我心情。”

坐在你对面吃着串听你逼逼的雷大爷反手给了你一个爆栗,然后又笑起来:

“真不知道那种还没张开的小孩有什么好的。”
“是是是,像您这种成年男性最好开车了,小心肾亏之后三年起步!”
“哎嘿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一天天的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你雷狮大爷我今天就好好电一电你这想早恋的小脑袋瓜!”

说完提起锤子就去打你,你也习以为常地躲开,然后扭过头朝他吐了吐舌头,留下一句话,就一溜烟地跑了。

“活该你还没女朋友!”

雷狮看着你跑走的方向,摇着头叹了口气。

“我倒是想找到她……”

你觉得大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喜欢卡米尔这件事了,除了他自己。

卡米尔觉得,大概除了他除了他自己,再没人知道他喜欢你这件事。

雷狮觉得你们俩都是傻子,看你们两个双向暗恋简直能把他给急死。

佩利:我现在看见他俩就想赶紧冲到他俩面前按着他俩让他们亲一块儿去。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然后被你和雷狮追着打了五条街。

雷狮:谈恋爱要让他们自己来,你这样不好,再有下次就不是打残这么简单了。

佩利:(委屈)明明老大你自己也想这么干……

不过,自从“佩利事件”后,卡米尔似乎开始躲着你了。

“我太可怕所以吓到卡卡了???”

“emmm……我倒不觉得,或许是卡米尔讨厌你呢?”

“闭嘴吧帕洛斯。”

你在心里朝帕洛斯比了个中指,然后就又跑去找雷狮谈心了。

“狮哥,你说……”

“能不能换个称呼。”

“哦,好,雷哥你说……”

“什么?”

“卡米尔为什么那么好啊?”

“……你倒是说说他哪儿好了?”

“反、反正就是好!”

你鼓了鼓嘴,然后低下头想了想,才又开口:

“他长得好看。”

“噗,我长得不好看?”

“不一样,他明明那么好看,却总是用帽子和围巾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

“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自己所追随的人,即使效果可能不尽人意。”

“他很可爱,虽然平时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吃甜品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一种很幸福的表情……要知道不喜欢甜食的有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喜欢甜食的绝对不会是坏人!”

“还有……”

“别,别说了。”

少年有些清冷的声音从你身后响起,你回过头,看见卡米尔正红着脸从雷狮的床底下钻出来。

“真是的,你钻出来干嘛啊,好好听听这家伙平时跟我说的话不好吗?她可是从一开始只会说‘反正就是好’变成了那种可以连着逼逼俩小时都不带重的人了啊~”

雷狮的眼睛看向你,嘴角嗜着笑,一幅“你看我帮你说了还不快感谢我”的表情。

雷狮我sgf厶kf#*%¥

这下傻子也该看明白了,雷狮让卡米尔躲到床底下,然后等着你来了开始套你的话。

就为了让卡米尔知道你有多喜欢他。

你看这大概也瞒不下去了,心一横,对着卡米尔说:

“好吧,卡米尔,其实我对你……”

“嘘。”

他快步走到你面前,用右手的食指按住了你的嘴唇。

“让女生先告白什么的可是一种很没品的行为,所以……”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你抬头看向他,他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流转着万千星尘。

有关傀儡和黑金的事件的讨论记录
正所谓,能够坐拥金和黑金的,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
至少,我坐着拥抱过金啊!

【APH/乙女向(大概)】万圣节不就是用来捣乱的吗

#本篇是《我可能上了个假学校吧》的番外篇,正文请点我头像

#如果有ooc请见谅

#虽然迟了,但还是祝各位万圣快乐w








1.
正所谓老王门前是非多,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比如现在我正在王家大院门口闹事儿

“王耀王黯你们俩倒是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们在家!开门啊开门啊,有本事过万圣你们有本事开门啊我……”
“闭嘴。”
“王黯你有本事扒墙头上你倒是开门啊要不是因为我懒得翻墙我早就……”
“我说了,闭嘴。”
“闭嘴就闭嘴你凶什么凶嘛真是……”
“闭、嘴!”
“哦……”

呸,凶什么凶,糟老头子

2.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万圣节快到了,作为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畏艰苦努力奋斗为世界大同献出青春的三好青年,我决定——
拉着王耀和王黯一起去敲门要糖(。)
然后就被“我们是大人要不上的”这样的理由给拒绝了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什么破理由嘛,费里西安诺也不小了,还不是照样靠卖萌……”
“抱歉打断一下,请问你以后能不能找些更大众一点的例子?”
“嗯……濠镜你说的有理,你看菊也老大不小的了,然后一天天的,还有那个女仆装啊,啧啧啧……”
“……其实我觉得你就说费里西安诺也挺好的。”
“对吧对吧。”

3.
最后我也没能成功
就在我被王嘉龙偷偷带进来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

“报!大哥学校有新消息了!”

吓得我手一抖,剪坏了耀哥儿的新马褂。

“……”

算了,溜了溜了
就在我悄悄地从屋后溜到屋前准备悄咪咪逃走的时候,一只光洁白皙的手提着我的领领子把我从地上揪了起来

“我靠哪个龟孙放我下来我急着出……”

我一边骂一边回头,等看清了是谁以后,我立马感觉自己活不长了

“既然进来了,你还想那么轻易的出去?嗯?”
“黯、黯爷……”

【完了,我今天怕不是要栽在这王家大院里了】

我看着王黯那幅笑脸,突然对生活感到了绝望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抖s”の笑颜啊……】
【……你确定日语是这么用的?】
【?!谁……等等,克塞维娅?】
【看来你还不算傻~没错,克塞维娅大人来拯救你这个可怜的麻瓜了!】

棕色头发的妖精挥动着自己淡绿色的翅膀从门外飞了过来,她将双手放在胸前,开始吟唱我听不懂的古老的精灵的语言,我的眼前“刷”的闪过一道白光,等我再睁开眼时,王黯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王黯怎么变大了???】
【是你变小了……万圣节快乐哦~】

说完,克塞维娅就挥着翅膀飞走了

【我靠?!这是一个和我签过契约的妖精该有的态度???你怎么连糖都不跟要就直接恶作剧啊???等等!你给我回来!!】

她没有一丝留恋的消失在了我面前,完全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克、克塞维娅啊啊啊——!!!】

4.
真没想到原来所谓的“新消息”就是学校要开万圣晚会
据带回情报以至吓得我一跳的八卦记者任勇洙称,这次活动,是由阿尔弗雷德发起的,据说是为了增进各国人民友情顺便体现一下自己的号召力……

“我靠王黯你把我手机还回来!我码字呢!”
“码你个刀刀的字!你真不打算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突然发光然后就变成了小孩子?!”
“都说了这是魔法是妖精的诅咒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废话这种东西只有魔法部的那群家伙才会信吧!!”

5.
说起来这次活动,那就很有趣了
比如我,因为各种原因被变成了小孩子,虽然只小了五岁……但老子一下子就矮了三十几厘米
好气呀,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然后林晓梅本着“可爱的人要穿可爱的衣服”的原则,和缎带组的二人一起给我做了件小裙子
就很普通
很普通的帽子,很普通的斗篷,很普通的腰封和露指手套,还有很普通的双马尾
你妹啊这根本就一点儿都不普通好吗?!!

“嗯……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把看板娘这个职位交给你吧!”

我才不要站在活动室门口让人围观!!!

6.
“弗拉哥哥~给我糖吧~求你了~~~”
“好好好给给给糖给你心给你命都给你!拜托了请和我合照吧!!”
“一张五十不二价的哦~”
“好好好一张五百都没问题!反正不是我的钱!”

现在如果你经过归宅部二部门口的话,就能看见一个九岁的双马尾小女孩冲学院大佬之一的弗拉维奥·瓦尔加斯卖萌,旁边的王嘉龙和卢西安诺正靠着墙,一幅看戏的样子。
卢西安诺看着自家哥哥一脸兴奋地拿着自己的糖和钱包过去哄小孩,默默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美工刀

7.
“可能你们会好奇,为什么王嘉龙总是跟我在一起,吐槽我的是他,陪我出去玩的也是他,和我一起肝游戏的是他跟我抢ice的还是他,他就连座位都在我旁边!”
“那是因为……”
“我们是一伙儿的!每次我搞事都有他!上次也是他放我进院儿的!”
“王凉你卖我!!!”

OK,这下子搞事二人组都被抓住了

8.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所参加过的最糟糕的活动了
如果你仔细看我的身后,你就会发现:

伊万正在用水管敲阿尔的头
而被敲的阿尔正趴在地上死拽住伊万的围巾试图勒死他

卢西安诺在后面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身为老年人的本田·万圣限定·九尾狐·葵一脸“你们怕不是傻子”的样子在看戏

王嘉龙正试图安抚天上的艾斯兰
而抱着被施了魔法的扫帚的艾斯兰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飘在半空中

我看了看是旁边笑得一脸灿烂的奥利弗,忍住了想打他的冲动
没错,他就是在我施法的时候捣乱导致ice现在在半空中的罪魁祸首

“那个……别生气了,你看我给你搞到了好多糖呢!”

弗拉维奥一幅哄小孩的样子提着我的篮子,里面装满了花花绿绿的糖果
克塞维娅正坐在我的帽檐上吹风,为了方便她把翅膀收了起来
我看她是怕自己被吹飞吧(。)

“好啦好啦,来拍个照吧小美女~”

奥利弗你醒醒,别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以为我会理你吗?!

“嗯……”

……
我真恨我自己这张破嘴

9.
反正因为各种原因,等我们这群人赶到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很久了

“唉呀……你们是去学生会睡了一觉吗?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害得我担心了你们好半天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balabala……”

王嘉龙趁着王耀正在训我的功夫打算偷偷溜走

“还有嘉龙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让我省点心,你说你balabala……”

【呵,我挨训你也逃不了,准备和我同生共死吧王嘉龙!】
【逃跑失败……】

10.
“这真是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和下下下辈子参加过的最糟糕的活动……”

王嘉龙看了正在抱怨的我一眼,问我:

“你确定?”
“……你想说什么?”

他很帅气的冲我笑了一下,说:

“圣诞节也有活动,不过是白天的。”
“我的天呐——”

求求你们,不管是谁都好,赶紧给我个痛快吧!

王氏互怼(。)

这个东西我其实在迷说上有更新,虽然是年更……

【凹凸/男你】敲开门又不要糖你到底想干嘛

*抱歉迟了……但的确是万圣贺文

*内有海盗团四人,ooc的话我的锅

*其他的……来不及+没文力了

*可能有点意识流吧……




#帕洛斯#恶魔#

“我是恶魔。”

雪色头发的男人敲开了你的门,他冲你晃了晃自己的尾巴,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我要烧掉你最喜欢的东西。”

说完,他打了个响指。

红色的火苗“腾”地从地上窜起,随即便燃遍了他的全身。

他看着目瞪口呆的你,一幅计谋得逞了的样子。

“呀,这是真的吗?”


#佩利#狼人#

你打开门,看见了……裤带(。)

我靠什么玩意儿???

“抬头啊!别老盯着本大爷的裤子看!”

你抬起头,一个长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装着糖的麻袋……

等等,麻袋??

“不是,我……我没钱!”
“谁跟你要钱了啊!”

那个人一只脚踏进了你家里,身子往前倾了点,你这才看见他从头发里长出来的那双灰色的耳朵。

还没等你再开口,他就把头压在你的肩膀上,在你耳边说:

“我要的,是你这块糖。”


#卡米尔#精灵#

你听见门很普通地被敲了三下。

“真的有人来敲门啊……”

你这么想着,拿起了那些被自己吃的所剩无几的糖果。

“好像……有点少啊……对了!我记得好像还有几块水果蛋糕来着!”

你从厨房里找出了一块蛋糕,然后小跑着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抱歉……没有准备那么多的糖果呢,不知道用蛋糕代替可……以吗……”

长着一对淡绿色半透明翅膀的少年往下拉了拉自己的围巾,然后吻上了你的脸颊。

“这是精灵所给予你的祝福。”


#雷狮#魔王#

那个人长着一头深灰色的头发,同紫罗兰一样颜色的眼睛里装着闪烁着的星河。

“那个……要糖吗?”

你把自己手中的糖果递了出去。

他挑眉看了看你递过来的糖果,一直在腿旁晃来晃去的尾巴缠上了你的手臂。

你手中糖被他拿走,他拆开了一颗放在嘴里。

从你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被他粉红的舌尖包裹着的透明糖果。

“勉强合格了。”

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用看待猎物的眼神盯着你。

“那么,准备好成为魔王的奴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