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_凉

是的王凉本人没错,更新随缘。
主混aph和刀男,其他什么乱七八糟都混(大概
吃or产各种乙女向和全员向
吃cp向但不会产粮的嗯
挖坑不填爱好者(。)

【凹凸/男你】关于我被卖给魔王这件事(雷狮x你)(大概)

#本来打算赶一下生贺的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手机里没有卡……

#应该有同系列的文(比如卡卡)

#失踪人士回归(然后长弧)

#下面正文↓   可能ooc请见谅



1.

  你是一个人类。

  一个很普通、很普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类。

  现在,你正在进行授封仪式。

  关于——讨伐魔王的勇者的、授封仪式。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授封仪式之前还有小道消息说这次勇者是第一骑士团的团长安迷修,结果到了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开始授封仪式的时候,本来在家里安安分分背书的你却收到了要去皇城进行授封仪式的通知。

  你:???

  所以一脸莫名其妙的你就被莫名其妙地拉到了皇城并且莫名其妙地觐见了国王然后莫名其妙地进行了授封仪式莫名其妙的成了去讨伐魔王的勇者。

2.

  勇者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上路。

  所以安迷修主动提出要和你一同前往。

  “虽然骑士团团长能和我一起出发什么的我很高兴啦……不过……”

  你指了指后面哭倒一片的女性,接着说:

  “我觉得您应该先管好自己的女粉丝,然后再陪我比较好……”

  “?!原来我也有女粉丝吗?!”

  “是啊。”

  “有,有十个那么多吗?”

  “比那个多多了好吗???”

3.

  于是勇者丢下了过度兴奋的骑士一个人踏上了旅途。

4.

  魔王已经存在近百年了,虽然每年都有勇者去讨伐魔王,但魔王还是活着,倒是那些勇者,没几个能活着回来的。

  但就算是这样,每年争着去当勇者的人还是不见少,好像当勇者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似的。但如果你仔细看竞选名单的话,你就会发现——

  这 些 人 都 是 女 的 !

  至于原因嘛……也不过是一个很少见的从魔王手下活着回来的金发少年把魔王的画像“一不小心”丢在了去皇宫的路上然后被研究复制术的小商贩捡了回去接着批发到了市场里罢了。

  什么?你问我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

  还不是因为这个魔王

  太 他 妈 好 看 了 ! ! !

5.

  至于具体有多好看就不细说了,毕竟这个故事主要讲的是勇者打魔王而不是魔王的脸(。

  不过每年皇室可都是会认真挑选勇者,有足够能力的人才可以当勇者,所以绝对不会出现让青春期的小姑娘去送死的事,但是今年……

  你:“难道我比安迷修团长还厉害???”

6.

  临行前,皇室占卜师雷德勾住你的肩膀和你唠了三个小时,就在你都快忘记自己是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话锋一转,很严肃的对你说:

  “小不点儿,你以后要是想家了,就回来吧,我们国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说完他还别过头吸了两下鼻子,一副很舍不得你的样子。

  “那个……占卜师大人,我会活着回来的,一定!”

  “……那就算了吧,我就是作为代表意思意思跟你道个别,至于回来……要不你还是别回来了吧。”

  ?????

7.

  一个人去讨伐魔王是件很辛苦的事,因为你不光要赶路,还得耐得住寂寞。

  不过还好,你的运气不算太差,在路上还结交了一位精灵朋友。这是一个很冷漠的孩子,每次都在你快被魔兽打死了才动手救你,然后用一个大治愈术把浑身是血的你瞬间治好,之后就站在你旁边,等你爬起来继续赶路。

  所以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8.

  反正一路上你们两个(特别是你)经历了不可言说的千难万险,终于来到了魔王所在的……船上???

  “所以说为什么魔王会在船上啊?!”

  “没有为什么。”

  “呜……卡卡你好冷漠啊,你真的是精灵吗?”

  走在你前方带路的精灵少年身子微不可及地怔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当然。”

9.
  因为作者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所以就直接把最想写也是最擅长的部分直接写出来好了 (*°▽°)ノ















  你看着前方坐在椅子上的人,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魔王。那人看样貌至多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完全没有魔王的样子。你刚想上前,就被一股力量给压制住,不能动弹半分。

  那人抬眼朝你这边瞟了一眼,然后勾了勾手指。

  “过来。”

  声音带着魔力越过偌大的主厅,传到了你的耳朵里。这声音好似被施了梦魇的法术,让你不自觉的想要过去。若不是那股莫名的力量一直压制着你,估计你早就自己走过去送死了。

  就在你还在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人从你身边飘了过去。

  “大哥。”

  一路上陪着你的精灵少年此刻正往魔王身边飞去,本来发着淡光的翅膀已经变成了魔族才有的双翼,不管是头上的幼角还是身后的尾巴,无一不表示着他现在的身份——

  年幼的[恶魔]。

  从认识就没和你说过几句话的少年此时终于有了与平时不同的情绪,你虽看不到他的脸,但从他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里,你听出了他在期待着什么。

  是终于见到自己尊敬的人了?还是终于回到这里了?你无从得知,你只知道一点,就是自己被这个人,不,这个恶魔,骗了过来。

  不愧是魔王身边的人,真是厉害啊……

  “我觉得,您还是先解开禁制比较好,不然她……可能连动都动不了。”

  “……呵,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

  魔王举起权杖,将顶上的宝石指向大厅的一个角落。紫色的电光瞬间越过你的肩头打在了地上。

  “……诶?”

  那股压制着你的力量顷刻间消失无踪,你回过头,只看见一个黑色的六芒星阵正在慢慢变淡,变成紫色的光屑,然后消融在空气里。

  黑魔法阵……

  “好了,现在,你,给我过来。”

  这魔王的声音该死的好听,明明这次没有任何的魔力,但你还是情不自禁地向他走了过去。等你反应过来,你已经离他只有几米远了。

  “好了,现在,告诉我。”

  一直隐匿在阴影里的魔王终于站了起来,他扔下权杖,一步步走向浑身颤抖的你。这种距离实在是太过危险了,魔王只要动动手指头,你就能立刻化为灰烬。

  魔王走到你身前,弯下腰凝视着你的双眼。紫罗兰色的眸子里翻滚着魔力的波浪,他看着被魔力侵入了思维的你,勾起嘴角,说出了那句没说完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
  “勇者小姐。”
















  “所以说当时为什么卡米尔能伪装成精灵啊?!而且连能力也一模一样!”

  “哦,你说那个啊。”

  雷狮先是低下头假装思考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笑着对你说:

  “因为他是混血啊。”

  “什么???”

  雷狮看着你满脸懵逼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他抬手在你脑门儿上弹了一下,看着你一边喊着“雷狮你要死啊”一边捂住额头眼角还疑似有泪花的样子,雷狮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啊?!有那么好笑吗?!!”

  你抬起头瞪他。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所以说你还真是笨啊,连混血都搞不明白。卡米尔之所以能变成精灵,是因为他本来就是精灵啊。”

  “什么意思?”你不解。

  “意思就是说,他有精灵和恶魔两种血脉,能力够了自然就可以随意改变了啊。”

  “可是……”

  “别可是了。”

  高大的男人向你压来,强大的气场压得你根本不敢动弹。

  “所以说,明明我才是魔王,你却一直在说卡米尔的事,对我来说,有点不公平吧?”

  “那么。”

  雷狮凑到你耳边,声音里带着笑意。随着话语呼出的气息扫过你的耳廓,估计是早就想好的话传进你的耳朵里:

  “准备好补偿我了吗?勇 者 小 姐 。”








  然后这个一千八百多岁的老男人搂着你睡了一下午(。)

【凹凸/男你】吹卡不积极,脑子有问题(卡米尔x你)

*乙女向注意

*可能会有ooc

*和前三个是同系列的……大概

*王凉,一个喜欢看修罗场,却爱写双向暗恋的家伙(。)






他大概是天使吧。

他长着一双海蓝色的眼睛,从里面看不到一丝波澜。而那双好看的眼睛却总是被宽大的帽檐所遮挡,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他其实并不是特别聪明,但他会想。他总是会想很多 比如今天的天气会不会影响海盗团的行动啊,今天商城里的东西有没有变更啊,每个怪代表多少积分,对手的弱点是什么……他总是在思考大大小小的事,而且他有着绝对的忠诚心。恰巧,也是因为这两点,他成为了雷狮海盗团的“军师”。

是一个冷冷清清的人。

是一个一直在努力弥补自己的缺陷的人。

“如果喜欢那就赶紧上啊!别来这儿影响我心情。”

坐在你对面吃着串听你逼逼的雷大爷反手给了你一个爆栗,然后又笑起来:

“真不知道那种还没张开的小孩有什么好的。”
“是是是,像您这种成年男性最好开车了,小心肾亏之后三年起步!”
“哎嘿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一天天的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你雷狮大爷我今天就好好电一电你这想早恋的小脑袋瓜!”

说完提起锤子就去打你,你也习以为常地躲开,然后扭过头朝他吐了吐舌头,留下一句话,就一溜烟地跑了。

“活该你还没女朋友!”

雷狮看着你跑走的方向,摇着头叹了口气。

“我倒是想找到她……”

你觉得大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喜欢卡米尔这件事了,除了他自己。

卡米尔觉得,大概除了他除了他自己,再没人知道他喜欢你这件事。

雷狮觉得你们俩都是傻子,看你们两个双向暗恋简直能把他给急死。

佩利:我现在看见他俩就想赶紧冲到他俩面前按着他俩让他们亲一块儿去。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然后被你和雷狮追着打了五条街。

雷狮:谈恋爱要让他们自己来,你这样不好,再有下次就不是打残这么简单了。

佩利:(委屈)明明老大你自己也想这么干……

不过,自从“佩利事件”后,卡米尔似乎开始躲着你了。

“我太可怕所以吓到卡卡了???”

“emmm……我倒不觉得,或许是卡米尔讨厌你呢?”

“闭嘴吧帕洛斯。”

你在心里朝帕洛斯比了个中指,然后就又跑去找雷狮谈心了。

“狮哥,你说……”

“能不能换个称呼。”

“哦,好,雷哥你说……”

“什么?”

“卡米尔为什么那么好啊?”

“……你倒是说说他哪儿好了?”

“反、反正就是好!”

你鼓了鼓嘴,然后低下头想了想,才又开口:

“他长得好看。”

“噗,我长得不好看?”

“不一样,他明明那么好看,却总是用帽子和围巾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

“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自己所追随的人,即使效果可能不尽人意。”

“他很可爱,虽然平时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吃甜品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一种很幸福的表情……要知道不喜欢甜食的有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喜欢甜食的绝对不会是坏人!”

“还有……”

“别,别说了。”

少年有些清冷的声音从你身后响起,你回过头,看见卡米尔正红着脸从雷狮的床底下钻出来。

“真是的,你钻出来干嘛啊,好好听听这家伙平时跟我说的话不好吗?她可是从一开始只会说‘反正就是好’变成了那种可以连着逼逼俩小时都不带重的人了啊~”

雷狮的眼睛看向你,嘴角嗜着笑,一幅“你看我帮你说了还不快感谢我”的表情。

雷狮我sgf厶kf#*%¥

这下傻子也该看明白了,雷狮让卡米尔躲到床底下,然后等着你来了开始套你的话。

就为了让卡米尔知道你有多喜欢他。

你看这大概也瞒不下去了,心一横,对着卡米尔说:

“好吧,卡米尔,其实我对你……”

“嘘。”

他快步走到你面前,用右手的食指按住了你的嘴唇。

“让女生先告白什么的可是一种很没品的行为,所以……”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你抬头看向他,他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流转着万千星尘。

【APH/乙女向(大概)】万圣节不就是用来捣乱的吗

#本篇是《我可能上了个假学校吧》的番外篇,正文请点我头像

#如果有ooc请见谅

#虽然迟了,但还是祝各位万圣快乐w








1.
正所谓老王门前是非多,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比如现在我正在王家大院门口闹事儿

“王耀王黯你们俩倒是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们在家!开门啊开门啊,有本事过万圣你们有本事开门啊我……”
“闭嘴。”
“王黯你有本事扒墙头上你倒是开门啊要不是因为我懒得翻墙我早就……”
“我说了,闭嘴。”
“闭嘴就闭嘴你凶什么凶嘛真是……”
“闭、嘴!”
“哦……”

呸,凶什么凶,糟老头子

2.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万圣节快到了,作为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畏艰苦努力奋斗为世界大同献出青春的三好青年,我决定——
拉着王耀和王黯一起去敲门要糖(。)
然后就被“我们是大人要不上的”这样的理由给拒绝了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什么破理由嘛,费里西安诺也不小了,还不是照样靠卖萌……”
“抱歉打断一下,请问你以后能不能找些更大众一点的例子?”
“嗯……濠镜你说的有理,你看菊也老大不小的了,然后一天天的,还有那个女仆装啊,啧啧啧……”
“……其实我觉得你就说费里西安诺也挺好的。”
“对吧对吧。”

3.
最后我也没能成功
就在我被王嘉龙偷偷带进来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

“报!大哥学校有新消息了!”

吓得我手一抖,剪坏了耀哥儿的新马褂。

“……”

算了,溜了溜了
就在我悄悄地从屋后溜到屋前准备悄咪咪逃走的时候,一只光洁白皙的手提着我的领领子把我从地上揪了起来

“我靠哪个龟孙放我下来我急着出……”

我一边骂一边回头,等看清了是谁以后,我立马感觉自己活不长了

“既然进来了,你还想那么轻易的出去?嗯?”
“黯、黯爷……”

【完了,我今天怕不是要栽在这王家大院里了】

我看着王黯那幅笑脸,突然对生活感到了绝望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抖s”の笑颜啊……】
【……你确定日语是这么用的?】
【?!谁……等等,克塞维娅?】
【看来你还不算傻~没错,克塞维娅大人来拯救你这个可怜的麻瓜了!】

棕色头发的妖精挥动着自己淡绿色的翅膀从门外飞了过来,她将双手放在胸前,开始吟唱我听不懂的古老的精灵的语言,我的眼前“刷”的闪过一道白光,等我再睁开眼时,王黯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王黯怎么变大了???】
【是你变小了……万圣节快乐哦~】

说完,克塞维娅就挥着翅膀飞走了

【我靠?!这是一个和我签过契约的妖精该有的态度???你怎么连糖都不跟要就直接恶作剧啊???等等!你给我回来!!】

她没有一丝留恋的消失在了我面前,完全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克、克塞维娅啊啊啊——!!!】

4.
真没想到原来所谓的“新消息”就是学校要开万圣晚会
据带回情报以至吓得我一跳的八卦记者任勇洙称,这次活动,是由阿尔弗雷德发起的,据说是为了增进各国人民友情顺便体现一下自己的号召力……

“我靠王黯你把我手机还回来!我码字呢!”
“码你个刀刀的字!你真不打算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突然发光然后就变成了小孩子?!”
“都说了这是魔法是妖精的诅咒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废话这种东西只有魔法部的那群家伙才会信吧!!”

5.
说起来这次活动,那就很有趣了
比如我,因为各种原因被变成了小孩子,虽然只小了五岁……但老子一下子就矮了三十几厘米
好气呀,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然后林晓梅本着“可爱的人要穿可爱的衣服”的原则,和缎带组的二人一起给我做了件小裙子
就很普通
很普通的帽子,很普通的斗篷,很普通的腰封和露指手套,还有很普通的双马尾
你妹啊这根本就一点儿都不普通好吗?!!

“嗯……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把看板娘这个职位交给你吧!”

我才不要站在活动室门口让人围观!!!

6.
“弗拉哥哥~给我糖吧~求你了~~~”
“好好好给给给糖给你心给你命都给你!拜托了请和我合照吧!!”
“一张五十不二价的哦~”
“好好好一张五百都没问题!反正不是我的钱!”

现在如果你经过归宅部二部门口的话,就能看见一个九岁的双马尾小女孩冲学院大佬之一的弗拉维奥·瓦尔加斯卖萌,旁边的王嘉龙和卢西安诺正靠着墙,一幅看戏的样子。
卢西安诺看着自家哥哥一脸兴奋地拿着自己的糖和钱包过去哄小孩,默默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美工刀

7.
“可能你们会好奇,为什么王嘉龙总是跟我在一起,吐槽我的是他,陪我出去玩的也是他,和我一起肝游戏的是他跟我抢ice的还是他,他就连座位都在我旁边!”
“那是因为……”
“我们是一伙儿的!每次我搞事都有他!上次也是他放我进院儿的!”
“王凉你卖我!!!”

OK,这下子搞事二人组都被抓住了

8.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所参加过的最糟糕的活动了
如果你仔细看我的身后,你就会发现:

伊万正在用水管敲阿尔的头
而被敲的阿尔正趴在地上死拽住伊万的围巾试图勒死他

卢西安诺在后面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身为老年人的本田·万圣限定·九尾狐·葵一脸“你们怕不是傻子”的样子在看戏

王嘉龙正试图安抚天上的艾斯兰
而抱着被施了魔法的扫帚的艾斯兰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飘在半空中

我看了看是旁边笑得一脸灿烂的奥利弗,忍住了想打他的冲动
没错,他就是在我施法的时候捣乱导致ice现在在半空中的罪魁祸首

“那个……别生气了,你看我给你搞到了好多糖呢!”

弗拉维奥一幅哄小孩的样子提着我的篮子,里面装满了花花绿绿的糖果
克塞维娅正坐在我的帽檐上吹风,为了方便她把翅膀收了起来
我看她是怕自己被吹飞吧(。)

“好啦好啦,来拍个照吧小美女~”

奥利弗你醒醒,别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以为我会理你吗?!

“嗯……”

……
我真恨我自己这张破嘴

9.
反正因为各种原因,等我们这群人赶到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很久了

“唉呀……你们是去学生会睡了一觉吗?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害得我担心了你们好半天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balabala……”

王嘉龙趁着王耀正在训我的功夫打算偷偷溜走

“还有嘉龙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让我省点心,你说你balabala……”

【呵,我挨训你也逃不了,准备和我同生共死吧王嘉龙!】
【逃跑失败……】

10.
“这真是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和下下下辈子参加过的最糟糕的活动……”

王嘉龙看了正在抱怨的我一眼,问我:

“你确定?”
“……你想说什么?”

他很帅气的冲我笑了一下,说:

“圣诞节也有活动,不过是白天的。”
“我的天呐——”

求求你们,不管是谁都好,赶紧给我个痛快吧!

是关于《敲开门又不要糖你到底想干嘛》的妄想

如果把王凉带入“你”这个身份会发生什么

帕洛斯:你是不是一天不挨踩难受

画丑,字丑,人也丑orz

【凹凸/男你】敲开门又不要糖你到底想干嘛

*抱歉迟了……但的确是万圣贺文

*内有海盗团四人,ooc的话我的锅

*其他的……来不及+没文力了

*可能有点意识流吧……




#帕洛斯#恶魔#

“我是恶魔。”

雪色头发的男人敲开了你的门,他冲你晃了晃自己的尾巴,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我要烧掉你最喜欢的东西。”

说完,他打了个响指。

红色的火苗“腾”地从地上窜起,随即便燃遍了他的全身。

他看着目瞪口呆的你,一幅计谋得逞了的样子。

“呀,这是真的吗?”


#佩利#狼人#

你打开门,看见了……裤带(。)

我靠什么玩意儿???

“抬头啊!别老盯着本大爷的裤子看!”

你抬起头,一个长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装着糖的麻袋……

等等,麻袋??

“不是,我……我没钱!”
“谁跟你要钱了啊!”

那个人一只脚踏进了你家里,身子往前倾了点,你这才看见他从头发里长出来的那双灰色的耳朵。

还没等你再开口,他就把头压在你的肩膀上,在你耳边说:

“我要的,是你这块糖。”


#卡米尔#精灵#

你听见门很普通地被敲了三下。

“真的有人来敲门啊……”

你这么想着,拿起了那些被自己吃的所剩无几的糖果。

“好像……有点少啊……对了!我记得好像还有几块水果蛋糕来着!”

你从厨房里找出了一块蛋糕,然后小跑着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抱歉……没有准备那么多的糖果呢,不知道用蛋糕代替可……以吗……”

长着一对淡绿色半透明翅膀的少年往下拉了拉自己的围巾,然后吻上了你的脸颊。

“这是精灵所给予你的祝福。”


#雷狮#魔王#

那个人长着一头深灰色的头发,同紫罗兰一样颜色的眼睛里装着闪烁着的星河。

“那个……要糖吗?”

你把自己手中的糖果递了出去。

他挑眉看了看你递过来的糖果,一直在腿旁晃来晃去的尾巴缠上了你的手臂。

你手中糖被他拿走,他拆开了一颗放在嘴里。

从你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被他粉红的舌尖包裹着的透明糖果。

“勉强合格了。”

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用看待猎物的眼神盯着你。

“那么,准备好成为魔王的奴仆了吗?”

十四岁花季少女为何突然变成萝莉?

艾斯兰为何突然开始害怕魔法?

学校大佬之一的弗拉维奥觉醒了什么新的属性?

卢西安诺狂笑不止的原因?

去往活动场地的路上留下的照片中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一切请收看今晚的《我可能上了个假学校吧》万圣番外篇!!










那个啥,其实以上全是我编的
别信´_>`
正文里这些都没怎么讲几乎一笔带过……

【APH/乙女向(大概)】我可能上了个假学校吧(八)

#正剧君上线

#虽然马上就下线了(划)

#其实主线剧情连我自己都没想好……

81.
学校里一直流传这一个传说,就是学校里的桌椅板凳都是北欧部的人带来的
但是北欧部的人都来自于北欧

82.
听不懂?没关系,我再说说另一个传说
北欧出产的家具可以在北欧危急时飞回北欧组成一个机器人
这就很棒棒了

83.
也不知道琼斯家的人是不是都傻,反正他们信了
他!们!居!然!信!了!
而且还非要看!!
丁大老爷,你自己招来的事儿自己处理

84.
这节是历史课,学的世界历史
然而我又挺不住睡着了(。)
不能怪我,谁让历史课太无聊了(摊手)

85.

我睡着了

我被吵醒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云上

旁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86.

“你是被神所选中的幸运儿啊。”

他对我说

87.

明明他没有开口,我也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但我知道他正对我说着什么

“去看一下你曾经见证过的一切吧,不服管教的小家伙。”

他这么说着,我掉了下去

88.

我在往下跌落,眼前许多身影飞快地闪过

我看见金发的海盗,笑得张狂;也看见纷飞的大雪中几个熟悉的身影四散而去

火焰中金发女孩儿扬起一抹笑容,眼角的泪还没落下便已蒸发殆尽

黑衣的男孩儿与朋友道别,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独自在岛上生活的女孩眺望着海平线上升起的朝阳

还有一个留着及肩长发的东方男人,回过头冲我所在的方向露出了笑容

89.
“?!”
我猛地从桌子上爬起来
“还在上课啊……怎么了?”
王嘉龙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旁边的任勇洙递给我一张纸巾
我摸了摸脸颊,才发现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了

90.
“你上课怎么睡得睡得就哭了啊?做噩梦了吗?”
任勇洙看了看自己被用了三分之二的纸抽,又看了看越哭越厉害满脸都是眼泪的我,最终还是把纸抽交了出来

91.
放学后我去了一趟“心理咨询处”,也就是美食部和魔法部
但是为什么这么大两个部连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准备收拾收拾回家的我被教室里的一群人给吓了个半死

92.
我把已经记不太清的梦给他们复述了一遍,等我说完,大家不知道为什么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
你们倒是说点什么啊!!很尴尬的好吗?!

93.
“啊!”
奥利弗突然抬起头,左手的食指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凑到我旁边,点了点我的额头,笑嘻嘻地开口了
“看来,你是被神明给祝福了啊。”

94.
恕我直言,这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被祝福
而且我是无神论主义者

95.
“是,是,也不知道老让神明保佑自己的是哪个。”
王黯冲我翻了个白眼,脸上都写着【你接着编】
“而且你不是怕鬼吗,无神论你怕什么鬼。”
“我……我是有鬼论主义者!信有鬼不信有神……”

96.
众人:那你很棒棒哦

97.
关于我所做的梦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大家都一副不怎么想去深究的样子
罗纳德临走前拍了拍我的头,跟我说:
“别多想啦,说不定是因为你很喜欢历史所以才做了这样的梦啊,毕竟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98.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漫看多了,我觉得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不过如果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反而会让别人反感吧……
“先记在记事本上,以后慢慢去寻找答案吧。”
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国/家/意/识/体】这样的存在

99.
“你昨天真的吓到我了……我第一次见到有人上课睡着还会因为做梦哭出来诶。”
“是啊是啊而且怎么哄都哄不好的啊思密达!”
“你俩快闭上嘴吧我流眼泪那是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

100.
后来我又买了一包纸抽还给了任勇洙











ps:
罗纳德全名是罗纳德·佩加斯库,也就是罗/马/尼/亚……

【APH/乙女向】天使

#友情客串:念离(小明)

#也不算男你……但是我不要脸

#真·天使

#天使组乙女向(假的,不存在的)


上帝是存在的吗?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但我知道天使是存在的。我没有见过天使,但有人见过。

我的朋友——念离。

事情的起因很是普通,她像往常一样走在街上,像平时一样踩着树影,云也还是普通地飘在天上,那条中世纪风格的小巷子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像很多童话故事里的剧情一样,她仿佛被什么魔力所吸引,那股力量将她引向了那条她只走过一次的巷子里。午后的小巷很是美丽,小鸟在屋后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阳光星星点点地落到地上,路上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根被阳光照地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的柔软洁白的羽毛。羽毛好像是什么鸟类的,但那里的鸟没有那么大的羽毛。

“当时就像是神在指引着我,我鬼使神差般地捡起了那根漂亮的一尘不染的羽毛……然后你猜发生了什么?”

“ummm……那个天使出现了?”

“对!我想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场景……”

那根羽毛开始发出柔和的淡金色的光芒,四周都被笼罩在其中。光不久便散去了,而当光散去之后,念离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不,应该是天使。

那个人长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色的光,金色的睫毛下有一双祖母绿的瞳孔,正直直的望着她。

“他长着一对白色的翅膀,穿着白色的……裙子?双手抱臂飞在半空中,笑的很温和。他绝对是从国外来到这里的天使!他长得很好看……除了眉毛太粗以外。不过那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哦,他出现了。然后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他跟我说……”

那个天使开口了,他的声音就像大提琴所发出的音调一样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这位小姐,如果可以,能否把那片羽毛还给我吗?”

那个天使对她说。

而念离还是沉浸在惊讶之中,根本发不出什么声音,那个天使似乎是因为半天得不到回答,便朝念离笑了笑,说:

“当然,如果您不乐意的话,也可以把它留着当个纪念,只不过今天的事还请您不要说出去……可以吗?”

“然后呢?”

“我答应他了啊。”

“再然后呢?”

“再然后……他就消失了啊!”

“……等等,那根羽毛呢?”

“啊!”

她在自己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下,然后把故事里那根“天使翅膀上的羽毛”拿了出来,

“在这里,你看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使的羽毛,这上面没有任何魔法的气息,”

我叹了口气,然后凑过去给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但我选择相信这个故事,因为它发生在你身上。我知道,你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我说谎。”




当我记叙完这个故事时,其余的人都已经站起来唱赞美诗了。

我不信那些,因此只是坐在教堂副厅的最后一排,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有些近视所以看错了的缘故,最前面的教父似乎不是昨天我来时看到的那个了,成了一个浅棕色头发的外国人。

而他的背上,似乎隐约可以看到一对翅膀。

                                 2017年8月17日

                                              王凉

【凹凸/男你】那只名叫“布伦达”的猫(雷狮x你)

*乙女向注意
*可能会ooc
*用了一下旧设的名字……嗯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就开始咯?










它直直的看向你,那双晶紫色的瞳孔里仿佛充满了不屑与厌恶,还没等你有所反应,它就甩了甩蓝灰色的毛发,向巷子深处走去了。
你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跑向它消失的地方,没跑几步,就看见身上沾了血渍的它摇摇晃晃的倒在了一片阴影之中。

这大概是你第一次见它。

你把它抱回了家,为它清洗身上大小不一的伤口。
对于他的事情你其实早就略有耳闻,他经常领着三只猫去搞破坏,抢小孩子的糖果,但谁也捉不住它们,所以人们一看见这几只猫就躲得远远的一副,生怕他们对自己做什么的样子。
所以当他扑上去撕咬那几只围住你的狗时,你是很吃惊的。

“恶猫JIA改行了?!”

人们叫它JIA,是因为他曾经在头上绑了一条写着“JIA”的头巾,但不久那条头巾就不知所踪了。

你低头看了看已经睁开眼睛的JIA,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JIA?头巾?这不就是旧设的那个没船的嘛!”

你伸出手在它面前晃了几下,确定它不会咬你后,才摸向了它的后背。

“要不然……就叫你布伦达?布、伦、达?怎么样?”

它看了你一眼,然后扭了扭身子,在你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就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大概是默认了吧?”你这么想。

布伦达可能和正常猫不一样,别的猫都是见水就跑,它倒好,恨不得天天扎在公园的荷花池里。
你看它天天泡在水里,怕它感冒,就自己动手做了条小木船,把它放在里面,然后把它和船放进水里,往中间猛的一推,它就坐在船里慢慢的飘走了。

你:“布伦达你等我!我一定会去救你的!你在外面也要想我啊!!”
布伦达: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布伦达几乎不怎么在家,每天早上出去,半夜才回来,有时身上还有一股子烤串的味道。
“你出去偷吃为什么不带我?”
它看着你逐渐靠近的脸,伸出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堵住了你的嘴。

它会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用自己软软的肉垫轻轻地拍几下你的脸颊,然后舔掉你的眼泪。
它会在你去逗别的小猫小狗的时候把它们打跑,然后用尾巴缠住你的脚踝,把头放在你的小腿上蹭几下,发出几声甜腻的猫叫声。
它喜欢卧在你身上假寐,然后时不时悄悄的看你一眼,接着就用自己柔软粉嫩的舌头轻舔一下你的嘴角,然后在你捂着嘴叫它“小流氓”的时候,再次闭上眼睛,用尾巴轻轻扫过你的手臂。

“有猫还要什么男朋友?”

你这么说着,又抱起布伦达,把自己的脸埋进它柔软的肚皮里,狠狠的蹭了几下,而它也用爪子拍了拍你的头,然后用后爪蹬开了你的脸。

“有猫就不要男朋友了?嗯?”
他走向刚从卧室出来的你,在你后退之前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腕,然后把你推到墙上,低下头慢慢的靠近你。

“我叫雷狮,不是布伦达,也不是JIA。”

“我可是看上你很久了,要跟我一起去看星辰大海吗?”

“虽然这么问了,但是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知道了吗?”










大!猫!猫!
(((o(*°▽°*)o)))

【凹凸/男你】狗狗和花(佩利x你)

*乙女向注意
*ooc有
*感觉写的很乱…如果能看懂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能接受的话,就开始了哦?














佩利不是狗,但因为各种原因,他被同在雷狮海盗团的帕洛斯称为“狂犬”。

总之就是被当成了狗。

那么言归正传,像佩利这样的人,怎么看都只是个热衷于打架且不解风情的狗狗,甚至连金毛都比他强……
所以当他捧着一束满天星敲开你家门的时候,你是非常惊讶的。

“送我的?”

他看到你疑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笑的更开心了,他把花塞到你手里,然后伸出手揉了揉你的脑袋。

“那当然啊!毕竟我只有一个女朋友,不送你送谁啊?”

你觉得佩利今天有些可怕。

有情商的佩利,太可怕了。

你:最近流行养金毛???

不过吐槽归吐槽,你还得好好反省一下,佩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毕竟他可不是会说出那种话的狗……呸,人。

你这么想着,把花放进花瓶里,佩利很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用眼睛直直的盯着你。

就像在看猎物一样。

你被他盯得心里发寒,就走到他旁边,撩起他额前的头发,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你、你干什么啊?!”

他就像受惊的小狗一样红着脸往后退了一点,好让自己的额头与你的分开。你直起身子,在他旁边坐下,嘟囔着说:

“这也没发烧啊……”

佩利先是愣了一秒,然后生气地背过身去。

“你才发烧了啊!”

你见他生气了,正在构思安慰他的话,就见他把头往回偏了一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你。

“那个啥……能不能陪我出去一下?”
“遛狗吗?”
“都说了老子不是狗!!”
他超凶的朝你吼了一句,然后语气又软了下来,
“……就一会儿,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的。”

“嗯……”
你皱起眉毛,装出一副“我好像没时间不想去”的样子,然后在他失望地转回头时才又笑着开口,
“……好吧,不过浪费我的时间的话就要穿上裙子来补偿我哦,佩佩?”

佩利打了个冷战,毕竟你口中的“补偿”可是很丢人的,比如把照片上传到网上,比如穿着裙子陪你出去……

“所以到底要去哪里呢?嗯?佩利?狗狗?”
你把手在发呆的佩利面前晃了晃,问他。

“我才不是狗!!”

他“嗖”地一下站起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丝带,然后用丝带蒙住你的眼睛。

“来,我背你去啊。”

你慢慢爬到了他身上,
“好了,走吧……!!”
还没等你说完,他就站起来跑了出去,临出门时还一脚把门给踹上了。

你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耳边风呼呼吹过的声音和佩利的呼吸声,在你还在发呆的时候,佩利已经停下来了。

“好了!到地方了,来你下来看看啊。”

你从他身上跳下来,拍了拍手,然后摘下了那条一直阻碍着你视线的丝带。

然后你看见了一大片的花树。

紫藤萝的花顺着枝条渐次开放,淡紫色的花瓣从树上落下,轻飘飘地落了一地,把四周都染成了一片柔软温和的紫色。

你们就站在花树围成的空地上,脚下是大片的紫色花瓣,你刚想回头问佩利这是什么情况,头顶就被戴上了一个圆圆的东西。

“……花圈?”
“什么花圈啊!这是花环!”

他瞪了你一眼,然后伸出手把你搂进了他的怀里。

“我也不懂那些有的没的,反正就是发现了这地方后就有一个想法。”

“我想带你来看看。”

“我想带我媳妇儿来看看。”














你:也就是说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想让我陪你看花的生殖器官?
佩:??什么玩意儿???